bet365手机客户端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bet365手机客户端 >

【原创·短篇小说】《老`虎`机能挣好多钱》

2019-01-22 14:53365体育投注

不好意思。刚才没发完整。主要故事在后头。

不过写得还真挺吸引人的,字数太多。发不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多谢夸奖。我问过许唯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是什么时候。他说什么狗屁光辉,说人话。我就问,你觉得什么是你一生中最牛逼,最拽,觉得全世界就你他娘是老大的时候。许唯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对一个朝不保夕的流浪汉来说也许根本就不存在。日子如同流水线上的黄桃罐头一样被加工,对许唯来说,也许脱离人世的时刻才是他人生的顶点。但是许唯给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那一天的前十七个小时零四十六分五秒都像一部灾难电影。许唯先是在一家早点摊上吃猪血粉。桌上有一罐辣椒面,客人可以免费随便加。许唯口重,舀了小半罐。结账的时候老板要多收他五毛钱。许唯和老板吵了起来。但附近就有一个派出所,许唯怕招来警察,自己吃不了兜着走,最后掏了钱。后来他又在公园里遇到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同性恋。同性恋先是看了许唯的牙,然后让许唯给他打手枪,答应付他二十块钱。两人就来到一片小树林里。小树林地势很高,视野很好。视力正常的人可以在灌木丛里找沾着血迹的的针管和用过的避孕套。同性恋拉开裤链,掏出毛扎扎的老二。许唯问他怎么弄。同性恋说,你先把它搞大。许唯问怎么搞。同性恋说用嘴。许唯当场就撂了挑子,嘴里骂着脏话。同性恋掏出厚厚的钱包,说会给许唯加钱。许唯用嘴给他弄大了,想换手,同性恋按着许唯的头,说“我给你加钱。”没一会,同性恋射了,许唯骂了一句*河蟹*,把黄不拉几的精液吐在地上。同性恋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上裤子就跑。但许唯是一米八八的大个,一条腿当人两条腿长。他追着同性恋,感觉嘴里麻麻的,又咸又涩,舌头上好像有无数精虫在跳跃,又好像吃了一口大鼻涕。同性恋眼见就要被追上,随手掏出钱包扔在地上,两条腿仍然像连着发动机一样摆动。许唯捡起钱包,里面厚厚的一沓尽是报纸,头条写的是凯尔特人季后赛大胜湖人四十分的狗屁新闻。等他抬起头,同性恋已经跑得没影了。许唯自认倒霉。他去公共厕所花了一个小时漱口。奶袋下垂的管理员大妈进男厕看了他三次,都被他瞪了回去。第一个转折发生在二十二分钟后,他在八路公交车站的站牌下捡到了一只3字头的中华香烟的烟头。烟嘴干燥,烟头很长,还留着三分之二。许唯喜出望外,他双手合十,仰天拜了玉皇上帝如来安拉,相信他们的眼睛不是长在屁股上的。他掏出打火机点烟,双手捏着烟头,比马可波罗向忽必烈进献孔雀宝石还虔诚,可是第一口还没抽进嘴里,一个身穿鹿皮夹克的年轻人就从他身边跑过,撞掉了许唯手中的纸烟。那根烟在地上滚了几圈,最终落进了下水井盖的缝隙里。许唯的双手像盲人一样在井盖上摸索了一会,他意识到,那根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许唯生命中的其他任何一天,也许他都不会计较。但是这天许唯憋着一肚子的火,他就想找个人打一架,打的头破血流,筋疲力尽,最后再拘留所住上个三天三夜再出来。许唯去追穿鹿皮夹克的年轻人。年轻人跑得很快,有运动员的天赋。许唯跑得更快,他身上的大衣好像一层空气,眨眼间年轻人就进入他胳膊能够着的范围。他拎着年轻人夹克的领子,像欺负小孩似的把他拽到在地。许唯冲着他咆哮,让他赔自己的烟。年轻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逃,但许唯的双手钳子一般揪住他的衣领。很快一个中年妇女赶了上来,她指着穿鹿皮夹克的年轻人说,他是偷钱包的小偷。许唯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见义勇为的英雄。第二天,他去公厕洗了澡,换了一件干净衣服去电视台接受采访。工作人员看见许唯像吃了苍蝇。他们让许唯穿旧的大衣,又让化妆师把他的头发弄乱,把脸上抹黑,看上去比他乞讨的时还倒霉一百倍。许唯被要求对着镜头念了采访稿,然后和节目的几个投资商合影。他们给许唯开了一张五万块的支票,在节目结束的时候又收了回去。许唯确实因为节目过上了几天好日子。有商铺请他剪彩,经理请他去公司晚会上唱歌。许唯第一次发现唱歌原来不仅可以不花钱,还能挣钱。他飘了,觉得自己是个歌手的料,像个艺术家。他知道为什么连阿一那个榆木脑袋也要方设法写小说。出名太爽了,比中华烟加田园鸡腿堡加*河蟹*加3P加中彩票加不交税都爽。谁不想出名,许唯想,如果能出名,每天让他逮一个小偷他也愿意。他以为自己再也不用见到阿一和陈少,可以永远和八一公园和潮湿的睡袋说拜拜。但是两个星期过后,许唯的名字就从新闻上消失了。再也没有人请他去唱歌。他回到自己的窝里,他的睡袋被偷了,其他东西诸如搪瓷杯也不见了。他问其他的流浪汉是谁偷了他的东西。没有人回答他。拆迁楼里没有电灯,每个人都沉默,看上去像个影子。他回到了八一公园,张老果还在那棵樟树下摆摊,有一个戴眼镜的人在唱张信哲的《爱如潮水》。许唯那天晚上一口气唱了二十首歌,把张老果的两块盐酸电池唱到没电方才罢休。第二天许唯找陈少挣钱。陈少告诉许唯他们已经不玩在树林里散步的中老年弱智游戏了。许唯告诉陈少,不管什么游戏,只要给钱他都玩。于是许唯成为了FightClub里的第十六号选手。FightClub是陈少取得名字,他是恰克·帕拉尼克的书迷,是暴力、色情、*河蟹*、奴隶制和重金属音乐的死忠。陈少和几个朋友召集了凉城的流浪汉,让他们一对一单挑。他们像斗鸡比赛一样给每个人取只有十六到二十六岁的男孩才奉为真理的名字,在他们身上下注。胜利者可以获得一身伤痛,一部分奖金,和继续与其他人厮杀的机会。许唯的名字叫“老虎机”。比赛是在八一公园南厕所前的空地上开始的。空地上有两站钠灯,把水泥路面照的像一张橘子皮。地上有一个粉笔画的圈,单挑的两人不能踏出圈外。武器是不允许的,陈少告诉许唯,但是防着点。许唯脱了外套,只穿一件印花短袖,上面满是衣鱼咬出的小洞。许唯的第一个对手是一个小老头,许唯认出了他。那是他还在举牌子的时候,想从他脚边拾起烟头的流浪汉。那天第一回合,许唯收着力,虚张声势吓着对方。他知道眼前那个老头实在不堪一击,自己只要一记勾拳下去,他就会断至少三根骨头,在被窝里躺上一个半月。许唯有些心不在焉,嘴里哼起了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老头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朝许唯心窝里扎来。许唯闪身不及,十厘米的刀刃扎进他右边的大臂,扎了个通透。许唯一脚踢在老头软绵绵的小腹上。老头飞出去,趴在地上咳嗽,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许唯咬着牙拔出水果刀,用食指和中指堵住伤口。许唯一步一步朝老头走去。老头抱着许唯的腿,亲他满是泥土的鞋底,哭着求饶,大喊着别杀他。许唯一只手握着刀柄,一只手低垂着,橙色的鲜血从指间滑落,掉在老人拧成一团的眉心。许唯扔了刀,用鞋尖朝着老人的肋部狠踢一脚。他相信老人会躺有半年时间无所事事。老人吃了一脚,像熟透的基围虾蜷缩起来。陈少举起许唯的胳膊宣布胜利。许唯收到了陈少给他的五十块钱。陈少说,这次人人都压的你,钱不多。许唯收下了钱,当天去医院急诊科打了破伤风针。一个月后他听说那个老头死在了窝里,尸体被几个认识的人找地方埋了。许唯成为了FightClub里的王牌选手。他的拳头很硬,下巴更硬,很少有人能在他手下下走过十个回合。只有那天“柴油机”趁许唯发烧,给了他二十多记直拳,许唯被砸得眼冒金星,嘴里充满了一股铁锈味。他吐出两个沾血槽牙,三拳解决了“柴油机”。其中一拳打爆了他的左眼的眼珠,后来“柴油机”在自己的眼眶里塞了一个玻璃珠,看上去像一个劣质的芭比。许唯在陈少这里赚了不少钱。他不用再回拆迁楼,那里晚上寂寞得像坟场。许唯花钱在KTV里包通宵的包厢,KTV的曲库比张老果那里要丰富,音质也好得多。许唯每天唱到嗓子报销(反正他也不用和别人说话),然后衣不解带躺在沙发上睡到天亮。我问许唯还记不记得在FightClub打死过几个人。许寂摇摇头。他把最后一块牛排送进嘴里,肉汁从嘴角滚下来,被他用袖子抹去。在FightClub里他见过的第一个死人叫他说人死了就死了,他不在意。在FightClub里,对垒的两人抱着相同的目的走进圆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许寂告诉我,绝对大部分流浪汉都不是现场被打死的。大家使得都是王八拳,没法像职业选手一样动不动就打死人。大部流浪汉是因为受了伤,没法出去乞讨,最后饿死在窝里。中山路上每天那那么多流浪汉,能被人看见的都是衣食无忧,冷暖不愁的。真正需要施舍的流浪汉,都死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没有户口,无人问津。只要尸体不要腐烂到发臭,同住的人也懒得去管。唯一一个让许唯在意的死人是阿一。他不是流浪汉,只是个穷困潦倒的小说家。也是许唯的最后一个对手。那天的第一回合,许唯放了水。这是阿一第一次参加格斗,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遇到了许唯。第二回合,许唯依旧让着阿一,吃了他几下软绵绵的拳头。第三回合开始前,陈少告诉许唯,这场比赛他压了大钱在阿一身上,许唯必须输。许唯走进圈里,他不在乎胜负。只要能钱能进口袋,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他会拒绝的事情。他冲上去,用腿把阿一绊倒在地,两只手臂压在阿一的后颈上,他在阿一耳边低声说:“第四回合干掉我。”然后许唯松开手,假装被阿一挣脱。第四回合开始,阿一不敢前进一布,隔着两步远,许唯也能听见他火车头一样的心跳。他低声对阿一说:“快上。打倒我!”阿一听见许唯的声音,大喊一声,像是日本漫画主角登场一样冲过来。他一拳打在许唯的下巴上。不疼。许唯顺势倒地,阿一冲上来,许唯看见阿一井口一样的眸子,不由得汗毛倒竖。他要杀了我。阿一坐在许唯的腰上,手心里多了一把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刀,他朝许唯扎下来,一刀扎破了许唯的皮肤、皮下组织、肌肉、血管。许唯害怕了,他望向陈少,他想知道这是不是陈少安排的。但是陈少没有看他,甚至没有看比赛。他正在和身边的朋友聊天,他捏着一只高脚杯,被子里装着红酒,像是在参加宴会。阿一他握着木质刀柄,像找不到血管的实习护士一样,在许唯的身上捅了五六下。许唯用双手护住后脑,用发达的斜方肌和背阔肌承受着刺入的刀刃。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周遭的氧气都被抽走,他害怕自己的肺叶或者动脉被扎穿,那么他今晚就必死无疑。阿一停了下来,他只迟疑了一秒钟,在这一秒钟里,他的理智占据了大脑的开关,他想知道自己是在捅一个人还是一具尸体。但是他的痛觉比理智更快得到回应。许唯用拳头砸断阿一的鼻梁,他的小刀脱手,被许唯捡起来。阿一捂着鼻子躺在地上,鼻子和嘴里都热辣辣的一篇,他实在不适合这场游戏。事实上就在他停下挥刀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被判出局了。许唯的背心已经被鲜血染透,他觉得背上又疼又麻,湿漉漉的背心好像一块卫生巾。他半跪在阿一身边,用刀柄朝阿一的太阳穴砸了下去。阿一喊了一声,手臂条件反射地抬了起来,但是很快伴随着许唯砸了两下,三下,四下,阿一身上的条件反射越来越弱。他的心脏罢工,呼吸停滞,瞳孔放大,呼吸系统耗尽了最后一点肾上腺素,然后停止工作。换句话说,名为阿一的男人已经在这个星球上被彻底抹去了。陈少的脸变成了猪肝色,许唯知道陈少输得钱恐怕远比自己的命要贵得多。其他压钱在许唯身上的的人则兴高采烈,他们吆五喝六要去喝酒。陈少扔下一笔钱,让流浪汉收拾了阿一的尸体。离开前,陈少指着许唯说,最好别让我在凉城再看见你。许唯觉得陈少话说得很明白,就差没有用枪管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完几个人坐进跑车,陈少踩下油门,火花塞点火,价值百万的铁坨子载着他们风风火火地离开。“你想不想报仇?”我问道。许唯低头吃着提拉米苏,没有看我,好像我们中间隔着一面双层玻璃。我指着落地窗外地花园小区说道,“陈少现在在二十一栋一单元501里和一个女人睡觉。钥匙我放在一楼的信箱里,刀在玄关的鞋柜一层,小区里没有监控,保安也不会查身份。”许唯吃完了甜点,用餐巾擦了擦嘴,说:“多谢款待。这是我们第几次见面了?”“第二十一次。”我问,“还会有二十二次吗?”许唯穿上他的补丁大衣,叼着一根牙签站起身来。餐厅里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这个流浪汉。“但愿吧。”他回答。我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手表。服务员走过来问我要不要买单。我注意到她画了眉毛,眼角有一颗咖啡色的泪痣。“再坐一会。加一杯卡布奇诺。”,写的很精彩,顶一顶。不知道还有人么。写了很多,没有故事;不像是小说,倒像是数十个不相干的段落。

短篇还分楼层啊。

?见笑,见笑。

倒腾河蟹确实挣钱,现在我们村干这个的好几个万元户了。